专访郑永年:中国可通过主办G20拨正全球议题航向_爱特运维

龙华教育在线专访郑永年:中国可通过主办G20拨正全球议题航向_lbs是什么单位

周冬雨和张一山

feild

媾怎么读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人民网北京8月23日电(记者杨牧)在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杭州峰会召开前夕,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在接受人民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世界经济总体低迷、增长乏力,然而民粹主义、反全球化的声音却日渐增多。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有责任通过主办G20拨正全球议题航向,促进国际社会的关切转移到经济合作。

当前,世界经济虽已基本走出危机,但复苏高度脆弱,增长动力不足。

国际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称当前经济形势为“新平庸”。郑永年认为,目前全球经济形势并不比2008年深陷危机时好多少。与此同时,却出现了令人担忧的情况,与危机刚出现时二十国同舟共济、共克时艰时的情况不同,西方国家目前缺乏克服困难的信心,消极应对全球化带来的所谓负面影响,实施贸易保护主义。

“1980年以来,各国都曾大力提倡全球化。但西方国家没有及时解决全球化引发的问题,内部体制跟不上外部环境变化、内部改革不到位,导致问题演变为内部民粹主义、外部贸易保护主义的基础。

现在西方,谁提自由贸易谁就会受到攻击。

”郑永年说。

当前,世界经济和国际经济合作走到一个重要转折点,G20同危机的较量已进入更为艰巨的相持阶段。

在以精诚合作化解经济危机的短期风险后,作为国际经济合作主要平台——G20要推动实现可持续的增长与繁荣,提升世界经济中长期增长潜力。

郑永年指出,今年中国主办G20任务艰巨,主要应解决2个问题:首先是诊断“病情”。

当前世界经济增长乏力,但在经济表现不佳之时,地缘政治问题频发,南海仲裁案、中东乱局、欧洲难民潮、恐怖主义等,使本来缓慢复苏的世界经济雪上加霜。

有些国家故意搅浑水,企图把国际社会的议题引至地缘政治。可以说,当前为世界经济发展带来最大不确定性的,甚至不是经济本身,而是地缘政治的回归。其次是树立信心。国际治理和各国内部治理的双重危机,导致世界范围内民粹主义的崛起。从世界历史来看,民粹主义的崛起不仅是内部问题,如果管控不好会演变成严峻的国际问题。国际合作需要强有力的领导层,如果各国政府不作为,缺乏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的信心,不直面解决全球化问题,世界经济将走向恶性循环,很难实现可持续增长。郑永年认为,经济安全是每个社会最基本的安全。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有责任利用担任G20轮值主席国之机,有效消除地缘政治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促成人们的关切从地缘政治转移到经济合作。“要形成一切问题的根源在经济的共识,并讨论怎么解决。“郑永年指出,拨正全球议题的航向,引导议题实现范式性的转移,中国责任重大。“在当前严峻的经济形势下,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次展现大国崛起的重要机会。”深化结构性改革是有效应对全球经济中长期挑战的根本手段,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推进结构性改革。郑永年指出,金融危机发生后,每个国家都表示要采取有效措施,推动经济增长。但在二十国集团里,只有中国的经济结构调整是最好最快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经济中消费占GDP比重达66%,服务业超过55%,投资占比大幅减少,但社会投资特别是技术设备投资增长较快。这些改革措施使资源配置得到改善,支撑了全年%的增长,这是在10万亿美元高基数之上的增长。2015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30%以上,仍是拉动世界经济的动力之源。”目前看,中国改革总的效果是好的,经济结构不断得到优化。“郑永年认为,中国应该通过主办G20峰会,积极向国际社会介绍发展经验,用自身的经验提振G20合作应对挑战、实现发展的信心,并为改革国际经济治理体系注入新活力。郑永年表示,全球治理体系要有制度层面的创新,不能仅做救火队,还应对潜在危机作出前瞻性的判断。做好事前预防,而不是事后补救。应该积极预防民粹主义,预防反全球化浪潮,积极促进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包容性增长。相关报道:(责编:刘军涛、杨牧)。

(责任编辑:佚名 )